13881788007
咨询电话

行业资讯

当前位置:技侦人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资讯 > 正文

成都婚姻调查,追打老鼠

成都婚姻调查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02  浏览:2488

成都婚姻调查到得库房门边,我竭力控制自己,没有轻易造次,而是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起来。

“我得好好检查检查。”

是胖子男人的笑声,离得有点远,像是已到了库房中间的某个角落。

而且,妈比的,那笑声比之前我看见的他那张胖脸还要猥琐。

“早就盼着李总抽时间来检查了。”白静居然也迎合的笑道,还特别温柔的。

“毛还挺整齐的,我就喜欢这微微有点带黄的颜色,还有这略略卷曲的造型,摸起来手感也极佳,不错,不错。”

李总笑得更加邪恶。

不会吧,这么快白静就脱了?

老子想象着李总边说边摸边审视的那副恶心相,气得肺都要炸了。

“谢谢李总夸奖。”

白静居然还特别开心特别荣耀的。

“不过,这一小撮应该剃剃。”李总又笑道。

妈比的,不仅猥琐,还他妈变态呀,肯定是欧美大片看多了。

“嗯,嗯,嗯,谢谢李总指教,回头我就让人剃了。”白静连声道。

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自己剃已经够让我感觉前卫的了,她居然还让别人帮忙剃!

我除了震惊和愤怒,还是震惊和愤怒!

这他妈还是我认识的白静吗?曾经在乡下时,她虽然野性了点,可却如山泉一般清纯呀,否则,我也不会那么做梦都想娶她了。

“嗯,总体来说,如果把这一小撮瑕疵处理掉,外观还是非常完美的,只是不知道里面的感觉如何,我得伸进去试试。”

“嗯,嗯,嗯,李总请。”白静特别乐意的道,估计姿势都已经摆好。

“砰!”

老子却是忍无可忍,猛地抬腿就一脚踢开了库房门。

妈比的,白静可是我老婆,老子都还不曾看过摸过呢,李总倒好,看了摸了还要白静把他不满意的地方剃了不说,竟然还要进去试试!

尤其是白静,才两年不见,就变成这样,真他妈够贱的,居然什么都答应李总,还答应得那么谦虚,那么讨好,那么乖乖的,又那么开心,老子算是瞎了狗眼了!

然而,门一踢开,我就傻眼了。

我看到里面竟然不只胖子男人和白静,在白静的身边,还站着至少不下五个别的女子。

而且,胖子男人和白静虽然站得挺近的,几乎是肩靠着肩的那种,但却都穿戴整齐。

胖子男人的左手,握着一只毛耸耸的玩具,右手伸了一半在玩具里面。

而胖子男人和白静,还有白静身边那至少不下五个别的女子,也都别过脸来,对着我,满眼惊疑。

妈比的,原来是误会一场,怪只怪那至少不下五个别的女子,居然在里边一句话也不说,否则,老子也不会产生这么大的误会了。

老子一下子便不知所措,尤其是,我看到,只仅仅几秒钟,胖子男人就特别的愤怒,白静也是恨恨的冷眼瞪着我。

“哪个部门的,你这是要干啥,这都他妈什么素质?!”

胖子男人,也就是李总,勃然大怒。

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我……我在追一只老鼠,我……我想不到,你……你们在里面。”

我忙慌慌的道,那一刻,我感觉我的智商要仅次于爱因斯坦了。

“老鼠?哪来的老鼠?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问题,追老鼠追到库房里来了!”

李总更加愤怒。

“我……我真看到了一只老鼠,真打门缝钻进来了。”

这个时候,我就是再慌乱,也得一口死死咬定,否则,只怕就会更加麻烦大了。

“白主任,看来你们的库房得好好整顿整顿了,这老鼠进来可不是开玩笑的事。这么多产品,要是被咬坏了,尤其是如果我们没有发现就发到了客户手里,那可后果就严重了。还有,不是早就让你们在库房门口安装挡鼠板吗,怎么库房门口现在还是空空如也?”

李总一下子就马着脸,表情冰冷而严肃,还向我脚下的库房门边扫了一眼。

妈比的,招惹他的是我,又不是白静,老子没踢门之前,还对白静挺满意的,这一转眼,就把领导架子高高摆起,真他妈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呀,难道做领导的,都是这副鸟德性?

“是,是,是,李总,我们一定好好整顿,好好整顿。”白静忙对李总点头陪笑道。

“你们几个,今天就把库房好好彻底检查一遍,哪怕是翻个底朝天,也一定要把那只老鼠给我找出来!还有,这挡鼠板是怎么回事,上次李总指示的当天,我不是就交待你们要落到实处吗?你,赶快,这就去叫木工师傅来安装一个!”白静又对身边那别的几个女子怒道。

那一刻,我想起了一句话,叫着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。

“是,是,是……”

那至少不下五个别的女子连连点头道,话一说完,就分头在库房里找起老鼠来,而其中一个则是转身快步向我这边过来,出门去叫木工师傅了。

那女子打我身边经过时,背对着李总和白静,咬牙切齿,特别恨恨的怒瞪了我一眼。

我见李总这时的目标不在我身上,白静又忙于应付李总,忙趁机偷偷的溜走了。

回到车间,组长正坐在我的位置上,顶我的岗,嘻皮笑脸的对着谭小兰聊得口沫四溅呢。

而在他跟前的桌上,堆着好大几堆谭小兰组装好还没来得打上螺丝的玩具。

这厮哪里是顶什么岗,分明就是在找机会泡谭小兰啊。

而谭小兰似乎对这厮根本就不感冒,脸上的表情是碍于他是组长,不得不皮笑肉不笑的应付他的那种。

“上个厕所去这么久,别以为躲进厕所就可以偷懒。你们上厕所,我是该顶岗,可如果每个人上厕所都像你这么一去就好半天,老子不是成了一整天都轮番坐在你们的岗位上从早忙到晚了?那老子还做什么组长,不如跟你们一样,做个普普通通的工人算了!”这厮抬眼一看见我,就冲我大吼,刚才还笑得稀烂的一张脸,立时就阴了下来。

“不是……那个,我有点拉肚子……”我心里他妈那个不爽,嘴上却不得不陪笑道。

“别他妈说拉肚子,就是便秘也是你自己的事!愣愣的干什么,还不快坐上来,给老子把这些产品赶完,没见后面的工人都等着你吗!”这厮一边起身,一边更加冲我怒吼。

我抬眼一看,我下手方的拉上,还真空空如也,一个打好螺丝放下去的玩具也没有,那些坐在拉两边的男男女女,都特别悠闲的抬眼看着我的笑话。

我心里那个更加不爽,在心里暗暗的问候了句组长的老母,忙坐上座位,赶紧打起螺丝来,打好一个,就抓紧时间放上拉去,好让下面等着的人手里有活干。

但我毕竟是新手,今天才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,又被组长故意耽误下这么多玩具,我哪里忙得过来。尽管我一会儿就满头大汗,放上拉去的玩具却很快就被下一道工序的人做完。所以,我下手方的拉上,除了偶尔能看到一个我刚打好螺丝放上去的玩具外,基本上还是空空如也!

“你这里是怎么回事?!”

大概半个小时候后,我正低头满头大汗的忙得手忙脚乱,却又听一个声音怒道。

却不是组长的声音。

我吓得忙抬头一看,是个脑袋特别大的胖子男人,他胸前的工作牌表明,是我们车间的主管。

“哦,这个傻逼啊,今天才来的新手,笨手笨脚,动作太慢了。”组长这时在一旁斜眼看着我,对主管道。

我他妈气得,都想把手中的玩具一把向这厮狠狠的砸过去了。
地址:成都市金牛区沙湾路1号汇龙湾广场   宜宾地址:宜宾市下江北青年城一期
咨询电话:13881788007   王先生
Copyright © 1998 - 2018 Dipont Holmes. All Rights Reserved (技侦人调查网)成都汇龙管理顾问有限公司
搜索关键字:成都侦探公司 成都调查公司 成都找人寻人公司